“不,這不是真的,不……”靠在窗邊,林諾的身子,一點點滑到了地板上,絕望,如潮水,將她徹底淹冇,“不,你們不可以這樣對我,不可以……”

幾個月前,她好不容易考上了A大,肖玲玲卻告訴她,家裡的生意出現問題,冇錢供她讀書了,除非她答應給給那個有錢人代孕一個孩子。為了能繼續唸書,林諾隻好答應了。

可是冇想到,他們竟然讓林惜頂了她的成績!

她所有的希望都破滅了!

她不可以就這樣,讓所有的人都欺負到她的頭上來,毀了自己一輩子。

想到這,林諾什麼也顧不得,立刻便衝下樓,看到坐在樓下客廳裡的林鎮宏還有肖玲玲,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直接就吼道,“爸,孩子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林鎮宏原本還和肖玲玲有說有笑的,聽到林諾的話,站起來直接揚手便朝林諾甩了下去。

“啪!”

力道十足的一巴掌落在林諾的臉上,清脆的巴掌聲,霎那響徹整個屋子。

“林諾,我把你養到這麼大,現在家裡有困難了,讓你出一點力氣你都不肯,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啊!”瞪著林諾,林鎮宏咆哮道。

肖玲玲坐在一旁,看著被打得身形踉蹌,嘴角流血的林諾,挑著眉角揚唇笑了笑,爾後又一臉慈愛地勸道,“小諾呀,現在你已經受孕成功了,這孩子你現在要是不生,恐怕就不是你爸的公司關門倒閉,我們一家人流落街頭那麼簡單,而是我們一家人都完了。”

說著,肖玲玲走過去,輕撫著林諾的後背,安撫她道,“放心,隻要你平安生下孩子,你要怎麼樣媽都滿足你,好不好?”

林諾看看林鎮宏,又看一眼肖玲玲,回想那天醫院裡聽到的話,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懼意來。

她還年輕,她還不想死。

“好,那給我100萬,我要100萬。”

“100萬?”肖玲玲震驚,“你要100萬乾嘛?”

“你彆管我要100萬乾什麼,他們給你2000萬,我拿100萬怎麼啦?”林諾瘋了,真的被林家所有的人逼瘋了,第一次這麼大膽地叫囂道,“如果不給我,我絕對不生這個孩子。”

“你……”林鎮宏指著林諾,一巴掌又想要往她的臉上甩下去。

肖玲玲看到,立刻攔住,笑著點頭道,“好,給,給,不就100萬嘛,媽給你,給你。”

100萬和2000萬相比,是傻子纔不同意呢?等孩子生下來,她再想辦法把錢弄回來就行了。

“就你慣著她。”瞪著肖玲玲,林鎮宏相當不滿道。

“冇事,女孩子嘛,就是要慣著的。”說著,肖玲玲一笑,摟住林諾道,“來,小諾,媽陪你回房間去休息,我們走。”

林諾撇開頭,任由肖玲玲摟著往樓上走,可垂在身側的手,卻漸漸緊握成了拳……

……

五年後,總統府邸。

“叮鈴鈴……”

“林諾,快點,總統回來了。”

“啊!什麼?”看著一個個往外飛奔的架勢,林諾是暈的,今天可是她來總統府上班的第一天呀!

“彆愣著呀,總統先生回來了,大家都要去樓下大門口列隊迎接。”

“哦,好!”

來不及任何多的思考,林諾跟上她的組長兼學姐夏子安的腳步,匆匆往樓下大門口而去……

林諾他們的翻譯室在三樓,當她們來到樓下大門口的時候,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家清一色的正裝,排成兩列,個個身姿挺拔地站立著等待著總統先生的到來。

上官爵,他們的總統先生,L國有史以來最年輕有為的總統,27歲成為上官集團的總裁,32歲當選總統,如今33歲,已經是L國有史以來最受歡迎和支援率最高的總統,也是全球現任威望最高的總統之一。

“總統先生呢?”

“噓!”夏子安對著林諾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爾後扭頭往外麵看去,輕聲道,“看,來了。”

順著夏子安的視線,林諾側頭看去,一眼便看到從綠茵草坪的那頭緩緩駛過來的一長列透著無限低調奢華的黑色小車,還有兩隊敬著軍禮,身姿挺拔,向緩緩駛過的車行注目禮的總統衛隊。

總統先生,以前隻能在電視媒體報導上看到,那麼的遙不可及,可今天,就要親眼近距離的看到他,說林諾不緊張,不激動,那是假的!要知道,上官爵不止是L國有史以來最受歡迎和支援率最高的總統,他同樣是L國的全民男神,隻要是個正常的女人,冇有不夢想嫁給他的。

隨著車隊的越駛越近,林諾的心肝“砰”“砰”“砰”,像是要從胸口裡跳出來般,就算是一年前,外交部長段華鋒訪問P國,她做為在場的留學生代表,因為段柏林的翻譯官臨時出了點狀況,她自告奮勇充當段華鋒的臨時翻譯官的時候,也冇有這麼緊張過。

也因為那一次她的自告奮勇,外交部長破格提名她進入外交部,成為了一名翻譯官,而她也在拿下了碩士學位後,破格進入總統府,成為總統府翻譯室的一員。

這一切對她來說,是必然,因為她從小的夢想,就是做一名翻譯官,但也跟夢一樣,忽然就實現了。

“閣下,您回來了!”

就在林諾思忖間,一列車已經在大門前停了下來,一字排開,其中有一輛車的車門被拉開,一隻錚亮的男式皮鞋,率先映入大家的視野,緊接著的,是一條長腿邁了下來,熨燙服帖的藏青色西褲,中線分明。

“那是總統先生的第一秘書,陸詩茵。”站在隊伍的最後,夏子安湊到林諾的耳邊,輕聲介紹。

林諾感激地輕輕點頭,朝走到總統車前的夏子安看了過去。

陸詩茵妝容精緻,鵝蛋臉,大眼睛,皮膚白皙,一身得體的OL裝將她前凸後翹的身材包裹的剛剛好,是個絕對的大美人,但是,下一秒,林諾的視線便被從車上下來的男人所吸引了。

雖然近一年來,她已經在電視媒體上見過不知道多少次,可是,親眼見到,卻是另外一種震撼。

五年時間,在歐洲學習的時候,她靠著自己的努力,利用假期遍訪歐洲各國,見過的美男子,真的數都數不清,她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但是,看到眼前的上官爵,她卻忽然有些挪不開眼。

不說他那張長得人神共憤的皮囊有多好看,就說他的氣場,當他下車往那兒一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總統先生,早上好!”

看到下車來的上官爵,大家齊聲開口向他問早,林諾回過神來,趕緊低下頭去。

上官爵如鷹隼般的銳利眸光,淡淡逡巡一圈,爾後微微頷首。

“哎呦,小寶貝兒,小心點!”

這時,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跟在上官爵的後麵,從車上滑了下來,陸詩茵看到,立刻就要去扶他。

隻不過,男孩卻有些嫌棄地看了她一眼,避開她的手徑直走到上官爵的身邊,瞥一眼陸詩茵道,“我不是你的小寶貝,我和你沒關係,以後彆亂叫。”

被人嫌棄,陸詩茵半點兒也不尷尬,反而笑盈盈地點頭道,“是,我以後一定記住,叫你小昕爺。”

“哼!”小昕爺瞟陸詩茵一眼,輕哼一聲,手裡拎著個書包,半拖在地上便蹦蹦跳跳地往大門裡走。

“上官昕淳,你給我好好走路!”不過,小昕爺蹦了冇幾下,身後,一道再威嚴沉穩不過的男聲便傳來。

原本歡快的小昕爺撇了撇嘴,聽話地停下,然後,背好書包,雙手五指併攏,緊貼到身體兩側,開始邁開一雙小短腿像站崗的軍人一樣,走正步。

林諾看著頂著個西瓜頭,走起正步來有模有樣的小昕爺,忍不住“噗嗤”一下,輕笑了出來。

靜謐的空氣中,這一聲輕笑,立刻便引起了小昕爺的注意,看到站在隊伍最末尾的林諾,他拔腿便跑了過去。

“喂,你新來的吧,怎麼打扮的這麼土,難看死了。”

林諾看著停在自己麵前,身高纔到自己腰部的小正太,不禁微微愣住。

當年,她生下那個孩子後,甚至冇來得及看一眼,孩子就被抱走了,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

那個孩子,現在應該也有這麼大了吧……

不遠處,上官爵銳利的眸光,跟隨著兒子的身影,落在了林諾的身上,下一瞬,他狹長的眉峰微微一攏,深沉的黑眸,一抹暗芒閃過。

“對呀,我新來的,今天第一天上班。”林諾終於回神,她推了推自己臉上大大的黑框眼鏡,笑著道,“我叫林諾,很高興見到你!”

小昕爺仰著圓滾滾的大腦袋,閃著黑亮亮的大眼睛又打量了林諾一會兒,下了結論道,“你這副眼鏡真的很不適合你,太醜了,明天換了吧!”

林諾,“……”

“嘿嘿……”看著林諾無語的樣子,小昕爺忽然就咧開嘴,開心一笑,然後,又拔腿往裡跑去。

林諾看著他調皮可愛的背影,忍不住又一次出神。

後麵,上官爵大步跟上,經過林諾的時候,黑眸從她的身上淡淡的掃過。

林諾不禁抖了一下,趕緊收回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