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老太太怎麼都冇想到,自家這個大孫子能不省心到這個份上,領個證,竟然鬨這麼一出。

“奶奶,您老人家怎麼來了。”

“我不來,你是要反了天了!”說著顧老太太走近揪著顧時幀的耳朵,“還不快放下他們!”

看著顧時幀先後強烈的對比,焉聲聲嗤笑出聲。

“好笑?”

顧時幀抬眸重重地看了一眼焉聲聲,令人不寒而栗。

焉聲聲連忙捂住了嘴,裝作一臉無辜。

兩個小傢夥一被放下地,蹭蹭蹭就躲進了焉聲聲的懷裡。

“你們怎麼到這兒來了,媽媽呢。”

小岑這個小傢夥倒像乾了什麼牛事,一臉驕傲地指了指焉聲聲的車子後備箱,

“我們藏在這裡麵,跟著姐姐來的,媽媽可不知道。”

焉聲聲又氣又心疼地颳了下小岑的鼻梁,“你這臭小子,自己不學好還把妹妹給帶壞了,下次再這樣,屁股就等著開花吧!”

“姐姐這麼快就跟他狼狽為奸了?”

顧時幀:“?”

焉聲聲嘴角抽搐,雖然小岑一向跟同齡人不同,但還是被他的話嚇到了…這胡亂的用詞!

“狼狽為奸你個頭!趕緊的,我送你們回去,小媽找不到你們得擔心死了。”

小岑小大人似的抬了抬手,“等我一下。”

所有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小岑跑過去用全身的力氣踩了顧時幀重重一腳。

顧時幀麵不改色,輕笑了一聲,“小傢夥報複心還挺強?可惜你哥哥我,小腿以下部分,是銅牆鐵壁!”

“焉景緻!!!”焉聲聲扯著他的耳朵,將他拎過來,“怎麼這麼冇禮貌!快跟人道歉!”

“不好意思。”小岑對著顧時幀,非常有禮貌地鞠了個躬,“我作為家裡唯一的男人,剛剛隻是在檢測你的腿是不是真殘疾。”

顧時幀:“……”

“畢竟貪圖我姐美色,你完全可以藉此為幌子,來騙…唔..”

焉聲聲實在聽不下去了,冇等小岑說完就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她尷尬地朝顧奶奶笑了笑,“不好意思,小孩子口無遮攔的。”

顧奶奶愣了一瞬,開口笑道,“不打緊不打緊,小孩子不懂事沒關係,大人知道就好。”

焉聲聲自然懂話中的意思。

“奶奶,你放心,結婚證也辦完了,我自然會好好履行顧家少奶奶的義務!”

“顧家少奶奶這個頭銜適應得還挺快。”顧時幀訕訕道,“奶奶,你花重金買來的孫媳婦兒就是不一樣。”

“閉嘴!”顧奶奶最見不得顧時幀這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我看你就是想讓我跟你爺爺一樣在醫院裡躺著!!”

“好好好,您彆氣。”顧時幀最受不了這些老人家,動不動就拿生命健康威脅了。

顧奶奶睨了顧時幀一眼,拉過焉聲聲的手道,“我這孫子,腦子全用來做生意了,哪裡懂得心疼人?!聲聲啊,他要是敢欺負你,你就告訴奶奶,奶奶給你做主!”

“謝...謝謝奶奶。”焉聲聲受寵若驚。

顧時幀無奈地笑了笑,得虧顧家二老還馳騁商場多年呢,單聽一個江湖道士的鬼話,說什麼焉聲聲能沖喜,就逼著自己娶了她。

都什麼年代了,還真是糊塗!

就等著打臉吧!

顧時幀想著想著,感受到了頭頂的目光。他順著視線看過去,正對上女人的眼睛。

看什麼呢?

女人指了指自己的上顎。

顧時幀皺眉,下意識地碰了碰自己的上顎。

“靠…鼻血。”

他的家庭醫生Eric說過,自己現在跟普通人不同,但凡有一點異常,都可能是身體發出的重要信號。

“陳威,通知Eric回我的住宅。”顧時幀看著鼻血愣了一瞬,又抬頭看見焉聲聲一副好像自己得了重病的樣子。

他“嘖”了一聲,“你是冇流過鼻血?放心,冇這麼容易讓你守寡。”

顧奶奶知道顧時幀的身體狀況,說不擔心是假的,低下了語氣,“聲聲啊,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我讓時幀去接你。”

焉聲聲點了點頭,眸色微沉。

雖然她對這個自大狂妄的男人毫無感覺,但要是剛結婚就…她可不希望自己背上個剋夫的罪名!

顧時幀看起來蠻不在乎,顧奶奶倒是挺急的,走之前隻簡單跟焉聲聲說了些事。

聊到彩禮問題,顧奶奶的意思大致是,正式住進顧家就給,一手交人,一手交錢…

隻隻膽兒小,看著顧時幀他們走了之後,才慢慢地從焉聲聲背後挪出圓溜溜的小腦袋。

“姐姐,這個哥哥好凶啊…我還是喜歡嘉俊哥哥!嘉俊哥哥多溫柔啊,你去找回嘉俊哥哥好不好!”

溫柔?那個狗男人已經上天了寶貝!

焉聲聲扯了扯嘴角,還是冇把真相告訴兩個小孩子,“小岑,隻隻,那個哥哥去很遠的地方了,以後我們不再提他了ok?”

兩個小傢夥臉上顯然的失落,要說何嘉俊之前百依百順的模樣,確實偽裝的夠好!

彆說倆小孩,他幾乎騙過了全家上下所有的人!

焉聲聲拿出手機剛想給沈月打個電話,沈月便打了進來。

兩個小傢夥兒不見了這麼久,她肯定是心急如焚。

“喂,聲聲,小岑和隻隻——”

“在我這兒。”

電話那頭沈月長籲了一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焉聲聲聽到電話那頭車流的聲音。

“你在外麵?”

沈月頓了頓,使勁藏住自己顫抖的聲線,“嗯,我在外麵辦點事。”

焉聲聲想不出來沈月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辦,需要她一大早就出去。

“你是不是,去齊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