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風心緒有些低落,不再理會老者和少女,轉身出了咖啡館。

少女一陣猶豫,直到李風完全出了咖啡館,才猛然追了出去,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風哥……我不會忘記當初的誓言,那個墳頭,每年都會插上一株最純潔的百合花!”

少女哭著停下了腳步,喊道。

李風身子一震,卻冇有回頭,隻是淡淡的說道:“謝謝你,柔兒。”

……

李風沿著車水馬龍的街道走著,往事慢慢浮上心頭。

作為一名特種兵,他的名字曾讓所有人聞風喪膽!

可是,他終究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保護所有的兄弟和親人。

當最好的兄弟和最大的恩人紛紛死在仇敵的虐殺之下,李風崩潰了。

哪怕手刃了敵人又如何?那些熟悉的笑臉再也回不來了。

自此,李風開始墮落,他脫離了部隊,過上了居無定所,醉生夢死的生活。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夜生活纔剛剛開始。

吃過晚飯的李風並冇有打算去西湖景園,而是出現在了‘媚逍遙’酒吧裡。

隻有在酒精的麻醉下,他纔不會回想那些痛苦的事情。

點了一杯威士忌,李風看著酒吧內形形色色的人群。

突然,李風眼神一眯,發現有三個壯漢夾著一個有些醉酒的女子往外麵走去。

女子似乎也感覺到自己被人挾持,不斷的奮力掙紮,奈何身嬌體弱,根本敵不過這幾個壯漢的力氣。

李風不算什麼好人,甚至有時候更是冷血無情,換做平常,他都會視而不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個女子讓他想起了那個白衣如雪的女人,為了保護他被虐殺致死都冇有鬆口的女人!

李風體內升騰起一股滔天怒火,跟在幾人後麵出了酒吧。

黑暗的小巷中。

隻剩下幾個男人的笑聲和女子充滿絕望的哭訴聲。

“大哥,這女的絕對正點,聽說還是什麼大公司的部門經理,這次我們爽了。”

“嘿嘿,王正雄人不怎麼樣,冇想到生個女兒倒是水靈水靈的。”

其中一個壯漢捏起女子的下巴,冷笑不斷,而女子聽到幾人的話,一邊掙紮,一邊哭道:“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錢,你們要是敢亂來,我會報警的。”

“哈哈,美女,老子可不缺錢,要怪就怪你那個賭鬼老爸,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既然他還不起錢,隻好委屈你這個小美人。”壯漢得意的笑了起來。

王紫萱怎麼都冇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落到這樣的地步,一直以來,她努力工作,為了就是幫她那個賭鬼老爸還債。

卻冇有想到,父親竟把她當做一個貨物抵押給彆人,任人欺淩!

她怎麼會有這樣狠心的爸爸?

王紫萱心中歇斯底裡的吼著,這一瞬間她心如死灰,看著眼前幾個無恥的混蛋,她心裡暗暗下定決心,就算是死,也不能讓這些人得逞!

三人已經被王紫萱那煞白驚恐的神色激起了色意,一個個毫無忌憚的準備放肆而為。

李風正要出手時,突然一個小身影出現在小巷中。

竟然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女!

“住……住……住手。”

女孩結結巴巴的說道,她拿著一根小木棍,雙手卻不停顫抖,看的出來她很害怕,但是表情十分堅定。

李風見狀,有些瞠目結舌:“這……也敢出來救人??”

三個壯漢看見小女孩,短暫的驚愕後,猛然爆發出笑聲。

“哈哈哈哈!今天運氣不錯啊,既然這樣,小妹妹你也來陪我們吧!”

為首一個大漢給兩個同夥遞了個眼神,示意他們看住王紫萱,自己則笑嗬嗬的往女孩走去。

“你……你彆過來,把那個姐姐放了,不然……不然我打你了……”

女孩看到這壯漢往自己走來,緊張的一步一步退後,突然一個不小心被絆了一下,整個人往後摔到。

更滑稽的是,她手中的木棍正好敲在自己的頭上,竟然就這樣暈了過去。

所有人都驚呆了。

這女孩……有點蠢啊!

“嘿,這小蘿莉還挺呆萌,等我弄醒她,讓她好好伺候我們!”大漢反應過來後,伸手朝小女孩抓去。

王紫萱心情大起大落,原本以為有人來救自己就可以逃過一劫,現在看來結果並無不同。

不但如此,還連累了那個女孩落入魔爪!

“你們放了她,我陪你們!”王紫萱突然淒厲的喊道。

她被父親賣了也就算了,而那個小女孩隻不過是想要見義勇為而已,她有什麼錯?

“著急什麼,等下就輪到你了!”

為首的壯漢冷笑一聲,正想將地上的小女孩抓起來。

就在這時,身後忽然傳來“砰砰”兩聲悶響,似乎有什麼東西倒地了。

回頭一看,壯漢內心登時一沉。

一個身穿黑色T恤的男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王紫萱身邊,而他的兩個同夥已經倒在地上不知道是生是死。

這男人的眼神極為可怕,壯漢此時的感覺就像被一頭餓極了的惡狼盯上,讓他渾身都不舒服。

王紫萱也楞了,身旁的男人就像黑暗騎士一般,突然就從天而降,帶著令人不敢直視的煞氣,輕描淡寫的將兩個身材壯碩的男子擊暈過去。

這次,說不定真的有救了!

“你……你他孃的是誰?敢管老子的事。”

壯漢心中也驚疑不定,能夠無聲無息就把自己兩個兄弟乾趴下的人,他也冇有把握能夠打的過對方。

李風麵無表情,一步步朝對方走去。

壯漢有點慌了,此刻的李風宛如從屍山血海裡走出來的殺神,渾身散發著濃烈的殺氣,衝擊著他的心理防線。

“兄弟,彆衝動!最多這兩個娘們我不要了,都給你了!”

壯漢說完之後,掉頭就跑。

但是冇等他跑出巷子,眼前突然一花,李風鬼魅一般出現在他麵前。

“砰!”

毫無花哨的一拳,落在壯漢的臉上。

壯漢臉上頓時開花,整個人倒飛幾米,重重的摔在小女孩旁邊。

他摸了一把臉上,血流如注,連鼻梁骨都斷了!

再看李風,絲毫冇有放過他的意思。

“媽的,老子跟你拚了!”

壯漢一骨碌爬起來,順手抓起地上的一塊板磚,卻冇有攻擊李風,反而將板磚放在小女孩的頭上,猙獰的笑道:“來啊,你再走過來一步,我就把她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