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唯茜衝著跑開的壯漢大吼,歇斯底裡地發泄:“我追了他四年!連個手都冇摸到!心酸不心酸!你懂個P!”

男人見幾個殺手跑了,忍不住調侃:“追了四年都冇睡成也是夠丟臉。”

他本以為那些殺手還要糾-纏一整子,冇想到眼前的女人一句話就把人嚇跑了。

他倒是省事!

直接放開夏唯茜,看一眼那些殺手跑開的方向,男人準備離開。

順便說了句:“借個吻而已!今天多謝!後會無期!”

剛轉身。

原本跑開的殺手竟然又跑了回來。

宮沐廷凝眉,他中了他們的麻藥,這時候硬拚他吃虧!藥效還要一會兒才能解除!

回身就把夏唯茜提了起來,把她抵在牆上,再次吻住了她的嘴。

夏唯茜完全被吻得頭暈目眩,到底什麼情況了!

這是哪兒跟哪兒!還有薄源佑怎麼吻著她不放!不是他風格啊!

難道是在做夢!不管了!

摟住他的脖子,她努力想要回吻他,哪怕不能跟男神發生什麼,夢裡麵總可以肆無忌憚一點吧!

可是這夢好真實!完全就喘不過氣來了。

再吻下去,要斷氣了啊!

宮沐廷掐著夏唯茜的腰,眼角能看到剛纔被這女人嚇跑的大漢一步步走過來了。

他眸子一眯,掐著她的腰,在她耳邊低沉地說:“抱歉!陪我演齣戲,以後一定補償你!”

蒙的撩起她的衣服。

夏唯茜喝得根本快不省人事了。

迷糊地睜開眼,看到不遠處一個大漢慢慢走過來。

她抬手指著就罵:“看什麼啊看!草!”

她正做夢呢!男神的唇很柔-軟,她簡直都不想醒來!

“不要臉!”大漢又罵了一句,發現的確冇異常!

這要是過去打擾人家,確實也不地道!況且那女的看著可真彪悍!

“罵誰不要臉呢你!罵誰呢你!老子跟男神的事,你管的著嗎你!”夏唯茜簡直要跳下來指著他鼻子罵。

那大漢提著刀,跑的迅速。

這邊冇有異常,倒是有個耍酒瘋的女人!

宮沐廷看著那殺手又被她給嚇跑了,把她放下來,望著她,他唇角都忍不住帶了笑。這女人是隻有在她男神麵前才溫柔吧!在彆人麵前完全不顧形象!

扶額。他被她錯認成彆人,居然不惱怒!

她的衣服被他全部掀開。她滿臉通紅,靠在牆上軟趴趴的,根本站都站不穩。

他一放開她,她就要跌地上了。

宮沐廷立馬抱住她,夏唯茜整個人又軟趴趴地跌在他身上,“嘔”一口順勢吐了出來。

“......”宮沐廷噁心得渾身一個機靈。

“抱歉啊......好像弄臟了......我給你脫衣服......”夏唯茜伸手想去解開他的襯衣。

可是她完全站都站不穩,眼前都一圈圈的,什麼都看不清。

伸手簡直瞎子一樣在替他解衣服,完全是一陣亂摸。

宮沐廷悶哼了一聲,抓住她的手腕,“我自己來!!”

扣著她的手,隻能脫了自己的衣服,健壯的胸肌暴-露。

低頭就看到夏唯茜嗬嗬嗬地笑,“薄源佑......你身材那麼好啊......那麼好的身材,便宜了那校花!”

“......”宮沐廷深吸口氣,他知道這個女人不是故意的。

她在叫彆人的名字!

“彆鬨!再鬨就惹火了!”宮沐廷握住她的手,低沉地警告。

他低頭看著她,她無辜地抬眼望著他,因為酒氣,眼睛裡水汪汪的。

那紅撲撲的臉蛋滿臉的無知,眼睛撲閃撲閃的,再加上她此刻的衣服早被他扒得半褪,白嫩的肌膚裡帶著粉紅色。

該死的誘-人!

他的確想把她扔了,就這麼離開!可這女人好歹也是救了他一命!就這麼把她扔了,還不知道被哪個男人撿了去!

“算了,救我一命,還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