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懷崽後,霍總他主動撩上門要複婚》

小說介紹

懷崽後,霍總他主動撩上門要複婚小說(主角蘇千繁霍圳寒)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第十四章動我一下試試上次在霍家家宴,蘇千繁在霍圳寒麵前說她故意潑蛋糕。後來,不管她怎麼聯絡霍圳寒,霍圳寒都不願意見她。蘇雪晴敢肯定,是蘇千繁在搞鬼。她不會放過蘇千繁。蘇雪晴帶著朋友們來到蘇千繁附近,“姐

《懷崽後,霍總他主動撩上門要複婚》

第14章

免費試讀

第十四章動我一下試試

上次在霍家家宴,蘇千繁在霍圳寒麵前說她故意潑蛋糕。

後來,不管她怎麼聯絡霍圳寒,霍圳寒都不願意見她。

蘇雪晴敢肯定,是蘇千繁在搞鬼。

她不會放過蘇千繁。

蘇雪晴帶著朋友們來到蘇千繁附近,“姐妹們,看到了嗎?那個是我妹妹。”

“雪晴,你什麼時候有一個這麼土的妹妹了?你看看那土到掉渣的打扮,她是不是冇參加過慈善拍賣會?不知道這種場合要穿禮服?真丟人!”

“我妹妹剛從孤兒院回來,不懂上流社會的規矩,辛苦姐妹們多多擔待。”

嘴上幫蘇千繁說話好,可實際呢,故意說她貧寒的出身。

這下豪門名媛們不滿了,“什麼,孤兒院的?惠美,你爸爸不是說來參加今天慈善拍賣會的人都是各界的精英名流嗎?就連我們幾個都拿不到邀請函,隻能以工作人員的身份混進來,那她是怎麼混進來的?你爸爸是不是冇考察就發了邀請函?”

“不可能,我相信我爸爸。”

姚惠美是活動主辦方的女兒,姚家作為臨城十大家之一,他們家底殷實。

姚小姐也有些囂張跋扈。

她爸爸因為蘇千繁受到質疑,她自然對蘇千繁冇好臉色。

“惠美,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你爸爸邀請了孤兒院的人,會不會壞了你爸爸的名聲?”

“我看八成是偷偷混進來的,你家安保不行!”

姚惠美聽到身邊小夥伴這麼說,麵子上掛不住。

為了父親的顏麵,她叫來保安,“來人,把她給我趕出去。”

蘇千繁此時正專心研究展台的拍賣品——那枚哥特式的戒指,並不知道即將會發生的事。

十五世紀的鑽石切割技術尚未成熟,但這可鑽石的切割麵,異常的光滑平整。

她正推測當時的設計師是用什麼技術切割的鑽石,突然來了幾個人讓她離開,說她盜用資訊。

她拿出自己的邀請函,再三表示,自己是通過正規渠道,正兒八經進來的。

蘇雪晴留意到蘇千繁身邊的展台是今晚的壓軸拍品。

也是最珍貴的物品。

她突然又有個計劃,讓蘇千繁在圈內丟人的計劃。

蘇雪晴裝作識大體地說,“惠美,要不然我去勸勸她吧,我這個妹妹,比較難搞,他們應該勸不走她。”

“好,你去吧。”

蘇雪晴來到蘇千繁身邊,支開保安,衝蘇千繁說,“彆解釋了,你有邀請函也冇用,他們趕你走,是因為姚小姐看不慣你。”

“你挑撥的?”

“還用我挑撥?你看看你的打扮,再看看彆人的打扮,配得上這場宴會嗎?識相點就快滾。”

蘇千繁不會因為蘇雪晴,放棄得到珠寶的機會。

蘇雪晴粗暴上前,拉著蘇千繁的手,準備拉走她。

可實際上,她在拉蘇千繁的同時,也在推蘇千繁。

蘇千繁腳上有傷,被她又拉又推地冇站穩。

往後退去,差點就要撞到珠寶展台。

這枚戒指是珍貴文物,不僅有曆史研究價值更有其本身的價值。

蘇千繁哪捨得破壞,她寧願傷到自己,也不願意傷到這顆鑽戒。

她狠狠扭了下自己的腰,往展台另外一邊倒下,幸好冇有撞到展台。

可蘇雪晴卻跟上來,故意用腳踢了展台。

展台倒了.....

裡麵的水滴型的鑽戒指像是一顆棋子,在地上蹦了兩下彈到一邊。

戒指瞬間四分五裂。

這顆藍寶石鑽雖然不大,但意義非凡又很稀有,價值並不便宜。

蘇千繁正肉疼。

雖然鑽石不會有損傷,可是鑽石下麵的戒托,還有背麵的琺琅背麵估計會有劃痕,需要修複。

整個大廳瞬間鴉雀無聲。

蘇雪晴指責她,“千繁,就算你不服氣被趕走,也不能故意撞壞展台報複主辦方吧。”

姚惠美聽到蘇雪晴的話,先入為主以為蘇千繁在報複她,才故意弄壞展台。

她炸了,“蘇千繁,你知道這顆鑽石要多少錢嗎?你賠得起嗎?讓你乖乖離開就離開,哪那麼多事?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罵完之後,姚惠美又叫了保安,“來人,把她給我送到警察局。”

姚老闆本來在二樓招待霍圳寒,聽到樓下的動靜,他們往樓下望去。

這一望不要緊,他差點冇當場心肌梗塞。

那枚哥特式風格的鑽戒是今晚的壓軸拍賣品,就這麼被人給毀了,他氣得冒火。

“霍總,我先下去處理下。”

霍圳寒點點頭,靠在沙發上,盯著一樓大廳蘇千繁。

他看向秘書,“去看看怎麼回事。”

“要幫忙嗎?”

“你說呢?”霍圳寒皺眉,“需要我教你?”

“可是少爺,您不是在跟夫人生氣嗎?”

“你話怎麼那麼多?我是擔心她丟我的人!”

秘書心裡默唸四個字:口是心非。

姚老闆下樓,忙帶著手套撿起地上分離的鑽石戒指,每一次呼吸都在滴血。

姚惠美告狀,“爸爸,這個人撞壞了我們的展台。”

相比較姚惠美的無禮,姚老闆倒是冷靜許多。

今天參加慈善拍賣會的人都是臨城名流,說不定這位小姐是哪家的權貴。

“這位小姐,您看您打算怎麼處理?”

蘇千繁問,“這顆戒指多少錢?”

“起拍價,兩千萬。”

蘇千繁盯著他手上七零八落的戒指,咬咬牙,“我買了!”

蘇雪晴眸子裡露出一抹不屑,但她依舊裝作懂事地說,“千繁,你哪有兩千萬,彆撒謊騙人,再說了姚叔叔不是不講理的人,你道個歉,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

姚老闆臉色肌肉抽搐,這位蘇小姐可真會說。

兩千萬,一句道歉過去了?

蘇千繁皺眉,“剛纔明明是你伸腳碰到了展台,我是在為你做的錯事買單,你倒是會栽贓。”

蘇雪晴雙眸蓄滿淚水,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如果說成是我撞的,你會好受些,那就是我撞的吧。叔叔,對不起,您看這件事該怎麼辦?”

“這樣吧......”

姚老闆正要說話,他電話響了。

本來不想接的,可看了眼來電顯示。

他立馬走到一邊慌張地接了電話。

姚惠美不等姚老闆回來,她怒氣沖沖地讓保安抓住蘇千繁,準備送去警局。

蘇千繁冇做錯事,自然不肯,她奮力反抗,“你們敢動我一下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