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逸動傳媒為慶祝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而設立的新欄目“精英訪談”將開始錄製第一期,嘉賓是建築設計界的青年才俊,剛剛從國外歸來的建築設計師季雲燁。

作為新欄目的主持人,語珺這纔想起曾經在網絡上看過他的專訪。季雲燁的長相、談吐和著裝風格不像是做建築設計的,倒像是娛樂圈的明星。他五官精緻,衣著講究、時尚,安靜時看上去清貴的公子哥兒,笑起來卻有點小壞,有幾分痞氣。

這樣一個男人,註定讓人過目不忘。

節目組聯絡了季雲燁的助理,和季雲燁約了時間,在節目正式錄製之前,由主持人語珺和他做一個簡短的交流,以便錄製過程中話題能順利展開。

再次見到季雲燁,語珺不免有些尷尬,畢竟,她曾誤會過他,把他當成酒店門口撿.屍的登徒子。

“你好,季先生,我是逸動傳媒的韓語珺,也是這個欄目的主持人。”語珺禮貌地自我介紹道。

季雲燁眼裡閃過一絲狡黠的光,唇角微微一挑發出恬淡的聲音:“韓語珺,我記得你,你可是英雄救美的俠女呀!”

語珺自然知道他說的慈善酒會那晚的事兒,不由得道歉道:“對不起季先生,那天是個誤會,是我太沖動了。”

“不用道歉,你能挺身而出,讓我很佩服。”季雲燁居高臨下地看著她,語氣聽似波瀾不驚,又彷彿有暗流湧動,語珺一時不知道他是真這麼想,還是說反話。

語珺和季雲燁做了一次彩排後,便送他出門了。季總是個大忙人,期間接了幾次電話。

他似乎很不健談,對語珺提出的問題,隻寥寥幾句,一帶而過。

語珺暗想,恐怕是自己前一晚得罪了這位大佬,這會兒用這種方式報複她。

麵對這樣的訪談對象,對一天後的正式錄製,語珺有點心裡冇底,幸好男朋友趙雲逸一直鼓勵她。

趙雲逸是傳媒界有名的金牌策劃人,逸動傳媒幾個品牌欄目的策劃人都是他。他們二人一個做策劃,一個做主持,一個瀟灑俊逸,一個嫵媚多姿,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一對令人豔羨的佳偶、璧人。

隻是,崔明昊即將把趙雲逸調到廣州,做逸動傳媒廣州分公司的總經理,兩人即將開啟異地戀模式。

時間緊,不及語珺的新欄目正式錄製,趙雲逸就得到廣州任職。臨行前,語珺訂了家餐廳,給他送行。

“雲逸,你要是能陪我錄完第一期節目再走就好了。想到你坐在鏡頭前看著我,我心裡就踏實。不然麵對季雲燁,我還真有點發怵,我總覺得他是公報私仇。”語珺輕啜了一口果汁,一臉幽怨地說道。

“怎麼,我們的金牌女主播也有害怕的時候?我聽人說季雲燁這個人挺隨和的,我估計他應該是心情不好,不一定是針對你。”趙雲逸知道那晚發生的事兒,理解語珺心裡的顧慮。

語珺抬眸,揉了揉太陽穴,輕舒了一口氣:“也許你說的對,是我想多了。”

趙雲逸向前欠身,抬手拍了拍語珺的頭:“彆想那麼多了,你可是咱們逸動傳媒最棒的主播。彆說冇什麼事兒,就是季雲燁故意刁難你,我相信你也有應對的辦法。”

他這麼說,不僅僅是安慰,對自己女朋友的能力,趙雲逸十分有信心。

語珺笑著點了點頭:“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第二天,趙雲逸搭乘最早的高鐵去廣州,語珺也早早來到公司,拍新欄目的宣傳照。

對《精英訪談》欄目,崔明昊十分關注,他親自到現場,觀看宣傳照的拍攝。

他來的時候,語珺正坐在海邊的白色長椅上,神情靜謐而醉人。

陽光下,她似雪的肌膚鍍上了一層如夢似幻的光亮,顧盼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貴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不能自拔。

崔明昊不禁看呆了,他不忍打破這樣的氛圍,冇和語珺說話,隻悄悄在遠處看。

語珺膚質極好,拍這樣清新的照片幾乎不用上妝,造型師隻是為她化了個淡雅的妝容,挑選了合適的衣服。

沐浴著夏日裡和煦的陽光,望著不遠處如水般純淨的佳人,崔明昊的感官得到前所未有的享受。

語珺按照攝影師的要求擺造型,時而活潑俏皮、時而知性優雅,時而熱情奔放,每一種風格都讓崔明昊癡迷。

拍攝進行得很順利,不到一上午就結束了。

收工後,崔明昊撇下其他人,拉著語珺的手就要離開。

“走,我知道這附近有家不錯的小店,朋友推薦我去,我還冇去過呢,我想你一定喜歡。”

“崔總,你什麼時候來的?”語珺根本不知道崔明昊也在現場,一臉驚訝。

“我怕你分神,一直在那邊看你。”崔明昊指著不遠處他坐過的位置,逗趣道。

語珺聽明白了,敢情他這個領導竟然偷看她拍攝,她試圖掙脫他的手,問道:“什麼店呀?這麼好?”

“一家烤肉店,韓式烤肉,估計味道不錯。”崔明昊看她囧囧的樣子,隻好鬆開她的手,回答道。

“你愛吃烤肉?不會吧,我記得你隻愛吃西餐?”語珺不解道。

“我……也許會愛上烤肉吧,因為某人愛吃。”崔明昊紳士地為語珺打開車門,毫無領導架子。

某人?他說的某人不會是她吧?公司上下,很多人都知道她喜歡烤肉。

他會為了她改變自己的喜好?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他可是崔明昊,逸動傳媒說一不二的董事長。

語珺很快放棄自認是自作多情的想法,姑且認為他隻是想換換口味。

崔明昊發動了車,二十多分鐘後,在一家名為“百味居”的烤肉店門口停下。

店門口停了許多車,看上去生意很不錯。

下了車,隔著餐廳的落地窗,語珺看到靠窗的位置坐著兩個人,不由得心慌如擂鼓。他不是一早就坐高鐵離開了嗎,怎麼現在還在深圳,還和一個女人一起吃飯?

此刻,他們有說有笑,恩愛的樣子刺得她眼睛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