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是陸小姐嗎?你妹妹在學校鬥毆,請你來一趟,不然就等著學校把她開除吧!”

陸臻急忙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收拾東西離開家門。

而在這時,A市公路上,一輛豪華奢侈的跑車穿過車流。

助理接到一個電話,小心翼翼地彙報說:“爵爺,小少爺……在學校跟人打架,發生了衝突,還受了點傷,學校那邊希望我們過去處理一趟。”

顧北爵清冷威嚴的身姿坐在後排,聞言,睜開眼睛,命令說:“去。”

陸臻趕到學校,就看到妹妹陸晴被擁堵在人群中。

跟她正麵相對的是一個年輕人,腦袋上流著血跡,校長正點頭哈腰地向他道歉——

“顧少爺,都是我們學校的安保工作冇做好,才讓您受了傷。”

“您看您想怎麼消氣,怎麼處置這個女生都行,隻要能替我們在爵爺麵前美言幾句……”

陸臻愣了一下,看那個年輕人好像有點眼熟,又聽校長提到顧北爵的稱號,才忽然想起來,以前她曾在顧北爵的家庭照片上看到過這個男孩子,他竟然是顧家的人!

陸晴破口大罵:“什麼?處置我?明明是顧青杭揹著我劈腿!我打他是理所當然!”

顧青杭也不甘示弱:“陸晴,你要點臉吧!老子為什麼會跟你談戀愛,自己心裡冇點數?當初是誰告訴我自己是個富二代?結果呢?現在誰不知道你是住在貧民窟的鄉巴佬?”

陸晴心虛了:“就算那件事,是我騙了你,那又怎麼樣?咱們在一起這麼久,總該是有感情的吧?你居然鬨著跟我分手,還揹著我跟彆的女人看電影,這不是劈腿是什麼?”

顧青杭甩開周圍替自己清理傷口的人,怒道:“老子不想看見你,你等著被開除吧!”

見陸晴還想說什麼,陸臻趕緊喊了一句:“晴晴!”

她跑到跟前,向顧青杭和校長以及周圍的老師彎腰道歉:“各位不好意思啊,是我冇教育好我的妹妹,讓她衝動闖了禍,醫藥費那些我會負責的,請你們再給晴晴一次機會。”

顧青杭嚷嚷道:“老子缺那點醫藥費嗎?老子就是要她退學!”

陸晴也冇想到姐姐剛來就低聲下氣地道歉,周圍這麼多人,簡直在丟她的臉!

她跺著腳,推了陸臻一下,尖聲喊:“我讓你來乾什麼的?是來跟這個渣男道歉的嘛?你這人怎麼一點尊嚴都冇有?早知道就不讓你來了,就會給我丟臉添亂!”

陸臻頭痛地閉上了眼睛,畢竟這件事是陸晴錯在先,不該偽造自己的背景,騙人感情,現在還打傷了人……尤其這個人還是顧家的人,她絕對不可能再跟顧家的人有任何牽扯。

助理將車子停靠在學校的路邊,看到不遠處吵鬨的人。

目光觸及到陸臻的身影,他還覺得驚訝:“爵爺,是陸小姐……”

顧北爵清淡幽深的眼眸透過車窗,看向在人群中低聲道歉的女人,不由皺眉。

為什麼,這個女人會在這裡?

這時,卻聽到顧青杭趾高氣昂的聲音:“你不想你妹妹被開除,想把這件事平了,可以,跪下來跟我道歉,剛纔你妹妹把我鞋弄臟了,你給我趴在地上擦乾淨!”

陸臻握緊了手指,因為屈辱和為難,咬著下唇。

她試探地看了眼旁邊的妹妹,辛辛苦苦這麼多年,妹妹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可以臟,可以被毀掉,但妹妹必須清清白白,上大學,有個體麵的工作和將來。

顧北爵的臉色逐漸沉下去,好歹曾經也是他的女人。

就在陸臻咬牙差點跪下來的時候,豪車上突然下來一個人。

助理恭恭敬敬地站在旁邊,說——

“小少爺,爵爺來了,他有話跟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