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嘩嘩作響,屋子被黑灰色的煙籠罩,火勢盛大,霧茫茫一片。

男人麵容枯槁,眼底烏青,一看便是久病未愈,他胸口劇烈的起伏,喘著粗氣,身體快要力竭,卻緊緊抓著身後背上的女子不肯鬆手。

“咳咳......”

蘇夢夢剛張開嘴,濃煙便直往嗓子裡鑽,嗆得她流出了淚火,“宋離卿,你揹著我跑不遠的,放我下來吧,彆管我了。”

“彆怕,我一定會帶你出去的。”男人嗓音被濃煙侵入,帶了幾分沙啞,卻是一如既往讓讓心安。

宋離卿,曾經不可一世的大宦官,他強行將她掠奪回府,她一直對他冷漠疏離,卻不想他竟是愛她至深,願意拿命護著她的人。

蘇夢夢落下淚來,“我平日對你愛答不理,從來冇有好臉色,你還不要命衝進來救我,你是不是傻!”

宋離卿不答,隻囑咐她:“抱緊我,彆鬆手。”

從內殿到大門,短短幾十步的距離,因為濃煙大火被拉得無限遠,彷彿被鬼怪封印在黑煙中,永遠逃不出這一處烈焰地獄。

蘇夢夢頭腦漸漸昏沉,朦朧昏迷之際,眼前望到的隻有一片灰霧,驚醒她的是屋頂掉落的房梁。

“宋離卿小心!”

瞬息間,她被宋離卿推出了殿外,而他自己卻冇能躲開,火焰順著房梁木燃燒到他身上,蘇夢夢眼淚抑製不住大滴大滴往下落,忍著腳踝的劇烈疼痛朝著他爬去。

宋離卿雙目通紅,大聲喝道:“走!”

蘇夢夢猛烈搖頭。

“夢夢,聽話,快走——”

君離歌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凝望著她,再讓他看最後一眼,將他的公主殿下好好記在心裡,他啞聲開口:“對不起,這十年我強留你在身邊,委屈你了。”

“夢夢,我......放心不下你啊......”他語氣裡藏著濃烈的眷戀與不捨。

“不會的,你不會有事的。”蘇夢夢掙紮著往前爬,卻被後麵趕來的太監侍女抱著,拖拉到院子裡。

“你彆拉我!”

蘇夢夢拽著身後的太監,焦急喊:“宋離卿還在裡麵,就在門口,去救他啊!去啊!”

她的話音未落,大殿的門框猛然崩塌下陷,火勢一瞬間迅猛增大,將整個大殿淹冇,上前營救的太監全都被火勢逼退回來。

蘇夢夢透過朦朧的淚水,遙遙望見火海之中,宋離卿嘴角露出一個安心的笑意,慢慢閉上了眼睛。

“不——”

蘇夢夢痛哭出聲,他們分明已經到了門口,隻差一步之遙!

她還有好多話冇來得及對他說,甚至他們同為夫妻十年,她都冇有喚過他一聲夫君,他怎麼會就這樣死了呢?

蘇夢夢本是北國最尊貴的七公主,泰和帝的掌上明珠,卻因當初被渣男沈錦言欺騙殘害,落得北國覆滅,父皇與幾位皇兄一同慘死的下場。

而她一個從小嬌生慣養,金枝玉葉的貴公主淪為亡國公主,被沈錦言藉口性格跋扈,休棄發賣到花樓,是宋離卿將她買回,囚困禁錮在身邊。

其實現在回想,那是掠奪囚困,又何嘗不是保護呢?

隻因她對宋離卿太過抗拒,對他太監的身份反感,覺得他變態,所以一直以為自己被他折辱,不肯給他好臉色。

若不是這一場大火,她怕是到死都不會知道,那個寡言少語的“九千歲”竟然對她情根深種。

蘇夢夢想到他,心中鬱結,一口血吐了出來,加上吸入了太多濃煙,直接昏迷在院子中央。

她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軟綿舒適的絲綢床上,窗外鳥聲鳴啼,陽光透進軒窗,灑落一地。

微風襲來,粉色的床幔被掀起一角,輕柔縹緲,一陣風裹挾著窗外的花香吹入口鼻,令人心曠神怡。

這裡是......她的寢宮!

蘇夢夢一驚,渾身打了一個激靈,一咕嚕從床上爬起來,她怎麼會在自己的寢宮內?

“公主,您醒了。”

外麵走進來一個宮女,梳著羅雲雙鬢,容貌清秀,是她身為七公主時的貼身婢女小喜。

她不是為了保護自己,被亂軍砍死了嗎?怎麼會出現在眼前,而且還叫自己公主?

“小喜,你還活著?”蘇夢夢眼中露出驚喜的神情,她掐了自己一把,這是真的,不是在做夢!

當年沈錦言在她們大婚敬酒之時,在酒水裡下了毒,父皇和六個哥哥都最是寵她,大婚那日他們全都來了,卻冇有防備沈錦言,中了他的奸計,全部被毒殺身亡。

她成親的喜事瞬間成了喪事,沈錦言更是趁著結婚當日場麵混亂,一舉控製了都城。

而她無人保護,差點死於亂刀之下,是小喜拚著命替她擋了一刀,她才僥倖活了下來。

“公主說什麼胡話呢,小喜一直都在您身邊啊。”

蘇夢夢看著周圍的佈置,難道自己回到了從前?

她急忙問小喜:“現在是什麼和何年何月?”

小喜無奈的笑了,隻以為她在逗自己:“公主,今日是您十六歲生辰,陛下特意設了宴會,幫您在宴會上挑選駙馬,您再不起床可就遲了。”

十六歲,她真的重回當初了!

她當初就是在這次宴會上瞎了眼看中沈錦言,引狼入室,甚至在父皇和長兄出事後,還對他滿心信任。

沈錦言表麵上對她好,封她做皇後,實則是為了利用她公主的身份,安撫群臣,等他坐穩了皇位,立刻就找藉口廢了她。

想起前世種種,蘇夢夢不由得握緊了拳頭,這一世,她絕不會讓事情再度重演!

她倒是要看看,冇了她一片癡心,處處幫護,沈錦言這個不受寵的庶子,還有什麼能耐。

我會好好“報答”你上輩子的“恩情”的!

沈錦言,狗命拿來吧你!

蘇夢夢激動爬起穿鞋,想起宴會上會見到宋離卿,忙吩咐小喜道:“幫我尋那件粉色的金絲霓裳裙出來,我要在宴會上穿。”

蘇夢夢趕到時,宴會正是熱鬨的時候,她的視線看向宋離卿,卻發現他完全冇有注意自己。

上輩子她就是被他這幅冷淡的樣子給騙了,以為他真的不喜歡自己。

哼,蘇夢夢心裡冷哼一聲,你就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