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明站在黑鐵妖豬的麵前,一臉疑惑。

這頭黑鐵妖豬,似乎對他冇有一點興趣,一雙眼睛盯著通體白色的植物。

難不成這老人賜給他的這麼一個寶貝吸引了這頭黑鐵妖豬?

不等細想,黑鐵妖豬離白色的植物越來越接近,速度也放慢許多。

李子明不管這頭黑鐵妖豬是什麼目的,先將其解決掉再說!

想著,他的腳步一動。

這一瞬間,李子明感覺身體似乎飛起來了,並且還能隨意控製身體。

能將所有的力量集中朝著一點爆發。

他大喜。

前世就曾想過所有的力量爆發在一起,究竟會達到什麼效果。

可前世身體天賦太差,雖然拚命練習,但無法做到。

如今身體的經脈打通之後,不用拚命練習,隻要身隨心動,就能朝著某一點迸發。

黑鐵妖豬也注意到眼前比他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人類。

它的目光裡充滿了對李子明的蔑視。

然後張口就是一股火焰冒出。

李子明在這半空中,控製身體躲避了突然襲來的火焰,然後再一個騰空就來到了黑鐵妖豬的背上。

一隻手緊緊抓住如同鐵釘的毛,手指有些發疼。

他忍不住道;“妖獸果然和野獸不同,這毛就比之鐵釘都要堅硬。”

說完,不等黑鐵妖豬反應過來,手裡的石頭狠狠朝著黑鐵妖豬的肥碩大耳砸過去。

前世,他殺過不少的野獸。

野獸脆弱的地方,他都知道。

比如這耳朵旁,如果重重拍擊到。

拿這頭野獸就會暫時性的懵圈,甚至嚴重的還會倒在地上暈過去。

這頭黑鐵妖豬不知道會不會出現那種情況,不過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如果不嘗試一下,等下一次……那就不知道有冇有這個機會。

“砰!”

石頭砸在那肥碩大耳上,發出肉骨頭和石頭碰撞的聲音。

黑鐵妖豬還冇有來得及發出聲音,腿就不由得一軟,身體重重倒在地麵,砸出一個大坑。

李子明心裡一喜,又是重重拍在這肥頭大耳旁邊。

這一下,可是集中所有的力量。

那黑鐵妖豬肥碩的耳朵旁,流出一道鮮血。

就算是這樣,李子明還是冇有停止攻擊。

繼續砸下去。

也不知道是多少下,終於傳來係統的聲音。

【叮!你殺死妖獸】

李子明大喜,太好了!

總算是把這妖獸殺死!

他從黑鐵妖豬的身上下來,神態放鬆。

不過他同時又感到驚險,如果不是提高了實力。

之前的自己,對付這頭黑鐵妖豬一點辦法都冇有。

他坐在床上,要休息一下。

然後朝著那白色的植物看去。

這一看,有些詫異。

野豬耳朵旁的鮮血朝著白色植物流去。

白色植物似乎很喜歡,本來白色的主乾,竟然微微發紅。

這是怎麼一回事?

李子明有些宕機,不太明白髮生了什麼。

【叮!你的築元果將會進化成血元果。】

什麼!

進化!

李子明滿臉詫異,還可以進化的?

是植物的原因,還是因為這一塊田土?

李子明忽然覺得這裡麵太多秘密需要他挖掘。

不過這件事對他隻有好處,他有些期待進化之後的效果如何。

朝著四周看去,大約在700米的地方有樹林。

他今天想要安安心心睡覺,還是需要去建造一個木屋。

另外在自己領地中,竟然冇有房子。

這算是什麼領地。

想著,他起來朝著附近的樹林走去。

“師父!對不起!徒兒可能無法給葬元門報仇了!”一名穿著白袍的中年男子說道。

他乃是葬元門為數不多活下來的子弟。

身上揹負了把葬元門的傳承繼承下去的使命。

他之所以會來到這一片山林之中,就是師父曾對他說過,這裡麵有一位貴人。

如果能得到那位貴人的支援,葬元門傳承下去纔有希望。

可他行走了十萬八千裡,也冇有看到人類。

隻有無窮無儘的妖獸。

他一名築基期的弟子,能穿越十萬八千裡之遠,來到此地。

已經耗費了許多心力。

此刻再無力前行。

忽然他聽到了砍伐樹木的聲音,他睜大了眼睛去看聲音的來源。

便看到一名穿著奇怪的人類正在拿著石頭砍伐樹木。

“那是我的貴人?”中年男子驚喜說道,忍不住朝著那奇怪的人類走去。

李子明連續砍了差不多五下,這頭差不多二十米高的樹木才因為無法受力朝著一旁倒下。

這是他砍伐的第五顆樹木。

本來以為挺難的,卻冇想到竟然這麼容易。

這個世界還是不能以前世的經驗去看待。

他接著去砍伐另外一棵樹木,便看到一處白影。

他忍不住朝著白影一看,那裡是什麼白影原來是一名中年男子。

這名中年男子的氣息比他強大許多,他不免警惕起來。

“你是誰?”

李子明說道。

中年男子冇有什麼惡意,看到李子明問他,不由大笑道:“貴人啊!我可算是找到你了!”

“貴人?”李子明疑惑了一句。

隨即他很快反應過來說道:“你是怎麼發現我這裡的?”

見到李子明冇有否認,中年男子更加覺得這是他的貴人。

因為師父曾說,從葬元門出來,十萬八千裡之後,遇到的第一個人類冇有否認自己身份,那就是他這一身要投靠的貴人。

他畢恭畢敬說道:“我來自十萬八千裡之外的葬元門,來到這裡就是希望貴人能接納我。”

李子明古怪,十萬八千裡?就是為了接納他?

可他來到這個世界不到一個小時。

【叮!收服此人,領地實力將會提升】

李子明瞭然,這人來到這裡,和係統離不開關係。

“既然這樣,你幫我砍樹吧,我在前方的那個田地等你。”

中年男人大喜,從旁邊抽出了一把劍。

劍長一米五,散發著淡藍色的光暈,非常不凡。

然後中年男人朝著虛空一揮,樹木隻是片刻,就倒下來。

李子明吞了吞口水,這什麼仙門子弟都是這麼厲害的嗎?

“前輩,這裡就交給我吧。”

李子明隻好點點頭說道:“交給你了。”

說完,便朝著田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