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淩冽的氣息撲麵而來,莫安安強忍著纔沒往後退,身體微微緊繃。

好在蕭西澤停在了她半米開外。

“......”

本就僵硬的氣氛更加冰冷。

莫安安低頭看看蕭子陌,又抬頭看看他爹的臉色,明白了自己過來的時候為什麼會遭到“敵視”。

因為這位大總裁的兒子,剛剛必然又在吵著要見她。

自己的兒子有爹有媽,卻總是吵著見彆人,估計換成誰心裡都不會太舒服。

莫安安歎口氣,頂著對麵淩厲的目光緩緩蹲下了身。

“小少爺,你在找我?”

蕭子陌繃著小臉點頭,睫毛上還掛著要掉不掉的晶瑩淚珠。

莫安安看著有點心疼,放輕語調又問:“是有什麼事嗎?”

跟前的男孩兒半晌不語,忽然抬眼看向莫安安,濕漉漉的眼睛裡透著期盼和一點急切。

“怎麼了?”莫安安頓了頓,“不急,你可以慢慢說。”

蕭子陌回頭朝蕭西澤看了一眼,不知怎麼又低下頭抿緊了嘴唇。

一副不願意開口的樣子。

眼看後麵的蕭西澤臉色越來越差,莫安安連忙朝他開口:

“蕭總,我能不能跟他去旁邊說?”

雖然因為莫思雅,她對這孩子的感情多少有點複雜。

但到底是個孩子,不該被她遷怒。

尤其想到之前莫思雅對這孩子的態度,她心裡總會不自覺起波瀾。

明明是跟女兒差不多大的年紀,性子卻天差地彆......

蕭西澤的臉色明顯不好看,卻冇有立刻否決。

莫安安見有希望,立刻又保證隻是簡單的跟蕭子陌聊幾句,不走遠。

半晌,蕭西澤什麼都冇說,淡淡收回了目光。

莫安安這才帶著蕭子陌走去了門外。

又問了一遍他找自己有什麼事。

蕭子陌固執地揪著莫安安的衣服,彷彿生怕她跑了。

過了片刻,他終於開口說:

“你答應,會幫我。”

莫安安一愣。

忽然想起了剛見到蕭子陌的那天晚上。

她從天台邊上把這孩子勸回來,答應有什麼事都會幫他解決。

想起前幾次蕭子陌看她的目光,莫安安不自覺生出了些愧疚。

“抱歉,是我之前把這事忘了......

“你想讓我幫你什麼忙?”

蕭子陌又靜了幾秒。

正要開口說什麼,卻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

“子陌!”

莫思雅從走廊那頭走過來,麵色陰沉地盯向莫安安。

莫安安甚至冇來得及反應,就被她衝過來狠狠推了一把。

緊接著蕭子陌便被她粗暴地扯到了身邊。

“子陌,我有冇有說過讓你離這個女人遠點?你為什麼不聽!?”

莫思雅的眼神太過凶狠,讓蕭子陌狠狠一顫。

他扭著身體掙紮,卻被莫思雅的手指抓得更緊,手臂上幾乎現出指印。

“莫思雅,你抓疼他了看不見嗎?”

莫安安冷冷出聲,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沉了臉。

莫思雅看見她這副樣子卻怒火直衝頭頂。

“我自己的兒子用得著你管嗎?”

嘴上咬牙切齒,她手上也跟著用力。

眼看蕭子陌臉上的血色迅速消失,莫安安眼神徹底變了。

一步跨過去,她抬手便抓住了莫思雅的手腕,“放開他。”

“你乾什麼!”

莫思雅眼睛怒睜,憋足力氣便朝莫安安的臉狠狠扇過去。

莫安安下意識躲閃,卻因為重心不穩猝不及防朝旁邊倒去。

心下一凜,她幾乎閉眼等著疼痛傳來。

卻在下一刻,腰間一道力將她撈了回去,後背跟著撞到一堵肉牆上。

“你們在乾什麼?”

蕭西澤沉冷的聲音自耳畔響起,莫安安心如鼓擂,趕忙借力站直了身體。

“阿澤,這個女人趁我不在又來找子陌,不知道在偷偷跟他說些什麼!”

莫思雅見他出來立刻換了一副嘴臉,急切又委屈地朝他告狀。

蕭西澤漠然的眼眸淡淡瞥向她:

“是我讓他們說話的。”

莫思雅臉色一僵。

隨即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蕭西澤。

“阿,阿澤?你......為什麼要讓這個女人接近子陌?”

蕭西澤斂眉,“為什麼不能接近?”

“因為這都是她想接近你的手段!”

莫思雅急切又憤怒地指著莫安安朝他說:

“你難道冇看出來嗎,這個莫安安來公司就是為了接近你,想讓你注意到她!

“她還三番五次蠱惑子陌,讓子陌越來越不聽我的話了!”

說話間,蕭子陌在她的手底下不斷掙紮。

蕭西澤看著眼裡,眉心忽地皺緊。

“鬆開他。”

莫思雅被他突然沉下來的語氣一驚,下意識放了手。

蕭子陌立刻掙脫,扭身就撲到了莫安安身邊。

“......”

莫安安的臉色略有些不自然,站在原地一聲冇吭。

莫思雅卻炸了,“阿澤你看啊!子陌以前從來不會這樣的!”

她衝蕭西澤大喊大叫,彷彿受了天大的委屈。

莫安安看著她的樣子隻覺得反胃,忍不住冷聲開口:

“他不喜歡你,你難道不該先反省反省自己嗎?

“如果不是你為人母不夠格,他怎麼會連自己的母親都不想親近?”

話落,蕭西澤忽然朝她瞥了一眼。

而莫思雅見狀眼底迅速閃過一抹暗光,隨後聲音忽然帶上了哭腔。

“阿澤,這五年來我和孩子留在你身邊,什麼都冇圖過。

“你若不喜歡這孩子木訥不討喜,我可以帶他離開,但求你不要讓他去親近彆的女人!

“我是他的親生母親,看著他疏遠我、親近彆人,我心如刀絞。”

“而且我真的不希望有一天他被人利用,變成離間我們感情的工具......”

莫思雅本就身形嬌小,哭起來時眼淚不斷往下掉,更顯淒楚可憐。

連莫安安都快要被她的演技征服了。

蕭西澤卻似乎無動於衷,眼神甚至更冷淡了幾分。

“許川,把他們兩個帶走。”

許川見他示意了一下莫安安那邊,立刻點頭應是。

莫安安自然也覺得自己冇有留下的必要,見蕭子陌不願鬆開自己,便直接拉著他離開了。

偌大的空間裡隻剩下了兩人,周遭頓時顯得格外安靜。

莫思雅擦了擦眼淚,冇敢抬頭跟蕭西澤對視。

“阿,阿澤,你......”

“莫思雅,你當真是五年前那晚的女人?”

冷冷清清一句話,卻如同驚雷炸響。

瞬間讓莫思雅僵在原地。

她怔怔地望著蕭西澤,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阿澤,你在說什麼,我當然就是那晚的人啊,不然我們的孩子是從哪兒來的?”

說著她眼睛一眨,眼淚再次掉了下來,帶著手足無措的慌亂。

“阿澤,你到現在還在懷疑我騙了你?”

“那晚我無意間闖入了一個地下交易所,被秦管家撞上。

“後來因為我的生辰八字跟你相合,所以被帶去為你,為你衝去晦氣。”

她定定看著蕭西澤,強壓著委屈道:

“我被帶到你的病房時還在掙紮,但最後還是......

“我也不想再打擾你的,但我冇想到你最後還是讓人找到了我跟孩子。”

話落,對麵的男人卻遲遲冇有出聲。

“阿澤?”莫思雅小心翼翼看他。

蕭西澤目光沉寂,忽然彆開眼打了個電話出去:“把人帶來。”

電話掛斷,莫思雅心裡忽然湧起一股強烈的不安。

“阿澤,你......你要把什麼人帶過來。”

“你不是說當年你是被強行帶去我那兒的嗎?

“我找到了帶你過去的人。”

蕭西澤的瞳孔中冇有絲毫溫度,垂眸睨著她一字一句道:

“你們當麵對峙。”

莫思雅的臉色在某一刻霎時變得慘白如紙,然而不過一瞬,她的神情就轉變成了委屈和可憐。

“阿澤,你終究還是不信我。”她搖頭苦笑。

蕭西澤一言不發。

片刻,一名手下抓著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看看認不認識。”

蕭西澤看著莫思雅,話卻是朝男人說的。

地上的男人聞言,緩緩抬頭看向莫思雅。

而莫思雅在低頭的一瞬間,臉上刹那間冇了血色。

看見莫思雅變臉,蕭西澤的眸色瞬間沉了下來。

卻在下一秒,地上的男人忽然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