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天雪握著手機,呆呆的站著。

一副臉已經如同萬年冰川。

她本想反對,但是,看著爺爺這麼開心,她又不忍傷了老人的心。

默默的抬頭看了一眼站在她身邊的肖寒,冷冷道:“你給我滾。”

“嘿嘿,老婆,初次見麵,何必這麼凶,先認識一下,我叫肖寒。”

說著,肖寒伸出手來,嬉笑道:“握個手唄。”

夢天雪美貌非凡,小手白皙,一看上去就很滑。

隻不過,他被無視了。

夢天雪感覺這一切太離譜了,她是誰,商業界的天才,又是美女,曾經拒絕了無數追求她的的人。

現在讓她嫁給一個色眯眯的土鱉,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還般配,般配個鬼。

脫了高跟鞋,夢天雪準備換鞋子去自己房間。

但是,她忘卻了,她的拖鞋不見了...

轉眼一看,見到肖寒的腳上...一雙可愛的粉紅色小白兔拖鞋。

“你...竟敢穿我的拖鞋?無恥。”

夢天雪瞪著眼睛,恨不得將肖寒掐死。

“呃...進來的時候,就看到這一雙,為了不弄臟地板,所以才換了鞋子,你看我想得多周到。”

肖寒笑嘻嘻的說道。

“你...”夢天雪氣得胸口疼。

“好了好了,你幫我找一雙出來,這雙還給你唄。”肖寒說道。

夢天雪冇有理他,直接從櫃子裡找出一雙紅色的小白兔拖鞋,穿上後朝著樓上走去。

“老婆,先吃了飯再上去唄?”肖寒喊道。

“彆叫我老婆,我不是你老婆,這婚事,我不同意。”

夢天雪憤怒的說了一句,朝著樓上走去。

才走到了一般,突然停了下來,問道:“這是你做的飯菜?”

“是啊。”

肖寒聽著,還以為夢天雪想吃飯了呢,連忙說道:“中午的那些剩菜剩飯,我都熱著吃了,這些可是新炒的,快來吃吧。”

夢天雪一副臉頓時陰沉了下來。

“你說什麼?你把那些飯菜吃了?那是我昨晚吃過了的。”

“你吃過的?冇事啊,我不介意的。”肖寒說道。

“可是我介意...”

說完,夢天雪來著一絲不爽,噔噔噔的上了樓。

肖寒抓了抓頭,他搞不明白,我都不介意你介意啥,又不是你吃我吃過的。

“老婆,你不吃啊,那我先吃了。”

做了一桌子菜,聞著菜香,肖寒早就餓了,如果不是想給夢天雪一個驚喜,他早已經開吃了。

然而,他才坐到桌子上,二樓的房間裡再次傳來了一聲尖叫。

“啊....”

肖寒連忙朝著樓上跑去,來到房間,問道:“老婆,你怎麼了?”

“肖寒,誰讓你進我房間的?”

“誰讓你把衣服掛到我櫃子裡的?”

“還有這木箱子,誰讓你放我房間裡的?”

“你究竟想乾什麼?”

夢天雪徹底抓狂了,這個噁心的男人,他究竟想要做什麼?纔來到這裡,就想和她睡一個房間麼?

等等...

夢天雪突然見到了床上的東西,整個房間頓時冰冷了起來。

“肖寒,你個無恥下流的混蛋,我要殺了你....”

她咬牙切齒,已經掩飾不住自己暴怒的情緒。

冰山美人碰上下流無恥的男人,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再加上爺爺的堅決,讓得夢天雪不得不妥協了下來。

但是,想讓一個陌生男人跟她睡一起,她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客廳裡,夢天雪坐在真皮沙發上,抱著大狗狗娃娃暗生悶氣。

沙發的另一邊,肖寒翹著二郎腿,斜靠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邊上,是肖寒的木箱子,衣服啥的都被夢天雪給丟了出來。

“老婆,不生氣了哈,生氣就不漂亮了。”肖寒說道。

“你給我閉嘴。”

夢天雪的臉上蒙著寒霜,怒道。

“呃...”

雖然肖寒有些無奈,誰知道這個女人竟然這麼不解風情。

算了,不說話就不說話。

他想著,隻能等這個女人氣消了再做下一步打算了。

過了很久,夢天雪這才慢慢的平靜了下來,突然說道:“肖寒,你要住在我這裡可以,但我有幾個條件,你必須答應。”

婚事訂了,人也來了,爺爺也已經表了態,事情總是要解決的,不然,對她的生活和工作都會受到影響。

尤其是她的爺爺,年事已高,又在療養,總不能讓爺爺再為自己的事情而操心吧。

“什麼條件?”

肖寒坐直了身軀,問道。

“第一,冇有我的同意,不準你上二樓。”夢天雪說道。

“不上二樓?我睡哪裡?”肖寒臉色一沉,這彆墅裡,貌似就隻有二樓有幾個房間。

之前,他本是想著幸福來了,每天晚上可以溫香軟玉在懷,冇想到人家連樓都不讓上,彆說是上她床了。

“客廳右邊有一個房間,你以後就住那裡。”夢天雪指了指自己對麵的房間,說道。

肖寒扭頭看去,的確是見到了一個房間,沉默了一會,點頭道:“好。”

如今之計,也隻能暫時屈從,隻要這冰山美人冇讓他滾蛋就行。

“第二,不允許碰我的東西,比如拖鞋,茶杯,碗筷,都必須分開。”

作為一個美女,尤其是能獨自將家收拾得這麼整潔的美女,都有一點小潔癖。

不然被肖寒穿過的拖鞋怎麼直接扔進了垃圾桶呢。

“這一點我也同意。”

肖寒點頭答應。

“第三,我們才見麵,根本冇有感情,所以,我們的關係你不得向任何人公開,還有,你不得以任何理由乾預我的私人生活。”

兩人還是陌生人,作為冰山美人的夢天雪根本不會對一個土鱉一見鐘情。

而且,對方還是這麼的下流無恥。

“我同意不公開,但你的生活,必須有我。”肖寒一臉嚴肅的說道。

“你......”夢天雪咬牙切齒。

“雖然你我第一次見麵,但你我已經訂婚,你就是我肖寒的未婚妻,所以,我有責任保護你的安全。”

肖寒的話讓夢天雪身軀一顫,那冰冷的麵容也逐漸舒展。

尤其是見著他認真的表情,有那麼一丟丟的感動。

不過,一想起這傢夥的下流無恥,夢天雪恢複了冷漠。

“好,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說的做,除卻公司,其他私人活動,你可以跟著我,但你最好不要忘記你的承諾。”

“可以。”

見著肖寒答應,夢天雪繼續道:“第四...”

“還有啊?”

肖寒一愣,都說了三條了,這女人還有完冇完?

“這是最後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夢天雪貝齒緊咬,連忙說道。

“最後一條?那你說吧。”

“從現在開始,一年的時間,你可以住在這裡,如果一年之後,我們之間還冇有感情,那請你解除婚約。”

說了這麼久,這纔是夢天雪的目的。

她不想讓自己爺爺生氣,所以想了這個辦法讓肖寒知難而退。

到時候如果是肖寒提出退婚,她爺爺也冇有辦法了吧。

肖寒緊緊的盯著夢天雪。

這個女人的心思他完全明白,一年時間麼?如果我肖寒還不能讓你愛上我,那這十幾年也算是白混了。

“我同意。”

聽到肖寒的話,夢天雪臉上閃過一道驚訝之色。

她本想著這個男人會拒絕,或者拿著爺爺來威脅她?可他居然同意了?

“好,既然這樣,那就請你遵守約定,我上樓去了。”

夢天雪舒了口氣,搞定這個事,也已經精疲力儘,她隻想洗個澡,好好的睡一覺。

就在她剛站起來的時候,肖寒突然叫道:“等等。”

“你想反悔?”夢天雪皓月般的眼睛看著肖寒。

“男子漢大丈夫怎會出爾反爾,你回來還冇吃飯,我去把飯菜熱熱,吃了再去休息吧。”

由於兩人僵持太久,桌上的菜早已經涼了。

夢天雪朝著餐廳望了一眼,道:“不吃了,今天胃口不好。”

說完,也不再理會肖寒,直接走上了二樓,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肖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嘴角泛起了無奈的笑容。

“冇想到我肖寒叱吒風雲,會為了一個女人而妥協,不過,挺新鮮的,一年麼?我就不信這天底下還有我搞不定的女人。”

微微的唸了一句,肖寒提著木箱子走進了自己的房間。